地球第一劍 第三百六十四章 道門怒!仙人援!【二合一】

作者/言歸正傳 看小說文學作品上精彩東方文學 http://wap.zgchengxinbao.com.cn ,就這么定了!
    正面硬撼確實快意,但法力消耗未免太多了些。

    與強敵激戰時,劍道境界得已突破,這本是天大的好事,但現在的情形已讓王升頗感棘手。

    如果他是在跟伽莉娜單挑廝殺,自己有把握能在法力耗盡前拼掉對方,受些重傷也無所謂。

    可現在,他是在以一己之力對抗西方黑暗陣營,自己法力耗盡之前,若是不能將對方高手盡數誅滅,那自己依然不算贏。

    最要命的卻是

    我錯判了大陣的防護之力,未曾想,現如今的武器能產生這種程度的沖擊力。

    剛才這種攻擊再來一輪,大陣怕是就要支撐不住了。

    瑤云在王升心底輕嘆了聲,放棄吧,你已盡力去護住他們,但此時你修為還太淺,現在已經到了你的極限。

    “極限這東西,不就是用來突破的!

    王升不以為意的回了句,趁對方沒有發起攻勢,全力吸納了一陣元氣。

    在伽莉娜再次俯沖而來的瞬間,王升腳尖一點,身形貼著地面急速奔馳,正面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心底,王升嘆了口氣,如果我最后一絲力氣耗盡,援軍還沒來

    如何?

    等我真的倒下了,再帶我離開吧。

    王升在心底喃喃著,目光之中涌出強烈的戰意,出手更是毫無保留!

    他必須盡快擊敗眼前這個血族女王,必須盡快尋找到對方的破綻

    劍鳴陣陣、劍招若幻影,王升依托七星步之精妙、手中仙劍之鋒銳,再次與伽莉娜戰做一團!

    而這次,伽莉娜也開始注重招式的變化,試圖將自己的速度和力量優勢發揮到最大。

    可惜,她遇到了王升。

    人劍之道本就有越戰越強的特性,王升之前在伽莉娜給的壓力下有所突破,此時就憑著這份突破,仗著自己扎實的純陽仙訣,與伽莉娜反復爭奪激戰中那一絲一毫的優勢。

    地面不斷開裂,伽莉娜不斷前沖,又不斷被王升擊退。

    手中仙劍靈光四溢,在王升腳步挪移時,仿若有一位身穿霓裳羽衣的絕美仙子,踩著輕靈的步伐,在他身周翩然起舞

    硬撼數十招,伽莉娜有了一份急躁,王升果斷抓住對方出手的縫隙,搶占上風,立刻開始嘗試壓制伽莉娜。

    突然間,靈覺忽而有所感應,王升手中無靈劍急速變招,不顧法力損耗,帶起十多米劍芒與伽莉娜硬拼了兩擊。

    而后王升身形暴退,空中兩道光芒閃爍落下,又是兩道高能激光束砸在了伽莉娜身上。

    王升立刻就要折返前沖,但面前突然出現了層層火墻,周遭響起了陣陣破空聲

    原本一直無法插手兩人大戰的黑暗陣營諸高手,此時再次找準機會出手。

    但他們此前根本想不到,他們出手的意義,竟然是為了掩護己方的最強者!為了援護巔峰狀態的血族古親王伽莉娜!

    不,用血族女王的稱謂更恰當一些。

    這次,大華國的近地軌道天基武器,發揮了不錯的效果,伽莉娜的肉翼出現了兩個巨大的血洞

    然而,也只是如此。

    伽莉娜身周血光涌動,血洞迅速修復完全。

    而后,她看著被眾多高手拖住的王升,羽翼一震,身形直直地沖向了天空。

    她要做什么?

    王升立刻反應過來,下意識就要催動雷光閃,但他突然扭頭看向奧奎利山,那里,又出現了一批導彈!

    兩邊的科技力量同時發威,偏偏還是趕在了一起

    王升迅速做出判斷,必須阻攔這波導彈攻勢劍勢轉換,紫薇天劍隨手施展,一顆顆大星對著四面八方猛攻。

    隨后施展天劫劍意,一道雷光劈向了大陣。

    之前還有數百名黑暗陣營修行者猛攻陣壁,此時肯定是得到了導彈來襲的提醒,已經暫時退開。

    身形站在陣壁前,王升掃了眼天空,伽莉娜已經沒了影蹤

    劍指晃動,飛霞劍破空而去,帶著一道七彩霞光,迎向了那一枚枚飛射而來的導彈。

    只是飛霞劍恐怕力有未逮。

    王升忍著左肩傷口的劇痛,左手連掐劍訣,一只只氣劍在他身周成型,而后對著奧奎利山的方向急射。

    黑暗陣營的諸多高手無法阻攔飛霞劍,天空中出現了一連串的爆炸,數十枚導彈在短短幾秒之內被破,最近的一枚,幾乎就是在王升面前爆炸。

    對方這一波攻勢雖被化解,但王升體內法力消耗甚重。

    然而不等他稍微恢復下,黑暗陣營的那十多名高手,在火焰君主與惡魔之影的率領下,對王升和大陣同時發起了猛攻。

    一時間,王升因為要守護背后大陣陷入了些許被動。

    本來可以閃躲的攻勢,都要用招式去硬接,而每次出招,體內法力都會被消耗

    這是一個死循環。

    黑暗陣營的這些人不傻,此時已經看出了王升的弱點。

    這弱點不在王升本身,而是在王升身后,在那些擁擠在大陣中、將所有希望和恐懼都寄托在了王升身上的兩千余名大華國國民。

    激戰,阻攔,反擊

    飛霞劍來回穿梭,無靈劍劍光閃耀,王升一力搏殺黑暗陣營眾高手,卻不讓這些能對大陣產生威脅的高手,有任何攻勢砸在陣壁上。

    大陣之中,那兩千多雙眼睛注視著這一幕幕

    看著一人獨戰千百人的身形,看著這個因為左右抵擋對方攻勢,而漸漸有了一絲絲狼狽的年輕道士

    “天劫!”

    有個中年男人突然開口大喊著,“你快走吧!我們就是些普通人,國內多得是!你折在這是咱們大華的損失!”

    周圍有人對他怒目而視,但這些怒目而視之人,又被更多人的目光鎮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有個老人雙眼泛紅地對著大陣外面喊著:“走吧!道長!我們謝你了!”

    “快走吧王道長!你為我們做的夠多了!”

    “這些天殺的邪修!老子出去跟他們拼了!”

    “都別出來!”

    王升突然一聲大喝,將有些騷動的人群直接鎮住他在激戰的空隙略微扭頭,無靈劍將面前砸來的火焰長矛擊散,目光之中流露出了少許無奈。

    也就在這時,天空之中突然傳來了一股莫大的威壓,王升靈覺瘋狂示警。

    王升抬頭看去,卻見高空之中有三團火球朝著不同方向砸落,其中兩團迅速爆炸、解體,而最后一枚火球,速度不斷暴增!

    伽莉娜!

    摧毀了天劍系統二號、三號天基武器平臺的血族女王伽莉娜,此時正如一顆彗星般撞向地表,直直朝著王升沖來!

    周圍的黑暗陣營修行者發出一陣陣歡呼聲,火焰君主高呼一聲,他們暫停攻勢,迅速后退,唯恐被伽莉娜撞擊下來的余波震傷。

    這一擊,如何抵擋?

    這一擊,如何再護住身后的大陣?

    王升略微皺眉,心底泛起了一陣無力感。

    這就是自己此時的極限了嗎?

    雖然已經超過元嬰境修士本應能達到的極限太多、太多,但王升始終覺得有些遺憾。

    走吧,再戰下去毫無意義,待你脫胎換骨、度過天劫之后,再來為這些人報仇便是。

    瑤云輕聲說著。

    王升卻道:“瑤云,你用我道軀護住他們,我再去試試!

    你莫罷了,給自己記得留一份退路。

    “嗯,”王升答應一聲,目光流露出少許瘋狂,少許決絕。

    他雙眼慢慢閉上,身形一震,一抹亮光在他胸口綻放,而后整個道軀光芒大作!

    這光芒化作了一團虛影,虛影仿佛就是他的身形,而在這虛影正中,那右手星芒劍、左手天劫劍意的小小人兒,直接沖上天空!

    方圓百里的元氣洶涌而來!

    那虛影光芒大作,三大劍意璀璨奪目,以不遜于空中墜下那道身影的速度,由下而上迎了上去!

    元嬰離體!

    是為搏命!

    濃郁的元氣被元嬰牽引,竟然直接化作了厚厚的云層!

    在下方眾人視線被云層遮擋的前一瞬,勉強看到上下疾飛的兩道身影正面沖撞!

    云層閃爍出一陣陣光亮,蘊含強大力量的沖擊波朝著四面八方擴散,卻與云層保持平行,那是雙方力量持平的證明!

    血族女王伽莉娜并能沖下來,云層宛若幕布一般,上面出現了兩道不斷廝殺的投影。

    落雷驚起、元氣混亂,云層上空的激戰,已經是王升此時真正的極限!

    不可能再有任何升華的極限!

    他只是元嬰境修士,卻做到了這種地步,做到了這種程度

    下方,那群剛被殺退的黑暗陣營眾強者,再次將目光落在了王升站立不動的身形上。

    然而當他們以為可以趁機擊殺王升的身體時,無靈劍有一縷光亮鉆入王升掌心,而王升緩緩睜開眼,眼中盡是閃耀的白光。

    一聲冷哼,王升身形仿佛是被無靈劍帶動,又似乎是與無靈劍完美相融,劍身掃出無盡劍光,將最先沖來的數十只血族直接腰斬!

    這招式、這種利用法力的辦法,與王升的紫薇天劍相差許多,畢竟此時是劍靈主掌王升的道軀。

    這也是當年在地靈封禁重構時,王升與瑤云的魂魄曾有一瞬相融,王升道軀對瑤云并不排斥

    由此,才可身、魂分戰兩處!

    元嬰引動元氣阻住威脅最大的伽莉娜,道軀和無靈劍猶自攔在大陣正前方,將能夠破陣的對方高手死死地守住。

    一時間,黑暗陣營氣勢再次被打壓了下去,不少人目光之中已經露出了絕望。

    明明陷入了絕境的是這個大華國的修士,可他們就是無法擊潰這個修士的意志,反倒是被對方層出不窮的手段打到開始失去斗志。

    空中的絕世之戰,因為元嬰吸引而來的元氣太過濃郁,下方之人無法直接看到,偶爾驚鴻一瞥,能見伽莉娜正被一團虛影打的不斷敗退

    陣前,火焰君主與惡魔之影已開始拼命。

    假如伽莉娜真的敗了,這個大華國的修士肯定會殺了他們,一個人橫掃黑暗陣營

    瑤云眉頭輕皺,她接管王升道軀之后,才發現王升道軀已是近乎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連番大戰至今,王升除卻祭出元嬰,早已沒了其他辦法去迎戰伽莉娜。

    縱然瑤云有天仙法術,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更何況王升體內法力已經只剩下最后的一個底,而她還要留著自身靈力,幫王升逃命

    不多時,王升的道軀就被一團火光打飛,貼在了陣壁上,那惡魔之影攥拳砸來,瑤云手中無靈劍卻綻放不出多少劍芒

    轟然一聲悶響,大陣光芒爆閃,大陣內部各處懸浮的七彩仙晶,有一成直接破碎,大陣光壁眼看就要被破!

    空中突然爆發出一波強悍的波動,只見一顆璀璨無比的紫色大星橫亙在空中!

    一把破天之劍斬開云層,劍尖抵著伽莉娜的身軀,朝著地面急速砸來!

    正圍攻瑤云的黑暗陣營高手像是驚弓之鳥,立刻四散奔逃!一個個當真是被王升嚇破了膽!

    然而,那紫色大星輕輕閃了下,王升強行以元嬰催動更高一階的紫薇天劍,此時卻因自身魂魄之力不足,元嬰光芒迅速黯淡。

    那虛影在空中嘆了口氣,注視著已經從劍刃之下狼狽逃走的伽莉娜

    雖只是差了一些,但自己這一劍下去也只是創傷伽莉娜,無法將她擊殺,對結果也不會有什么影響。

    虛影一閃,化作道道流光迅速回返王升的道軀,元嬰迅速歸位,一股濃濃的疲倦感席卷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瑤云迅速回到無靈劍中,王升的身形一個踉蹌,禁不住單膝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王升苦笑道:“你怎么一點法力都不給我留!

    本就不多了,還要怪我不成?瑤云輕哼了聲,隨后意念也多了幾分溫柔,走吧,你先前如何說的。

    “我還能再試試,”王升隨手在吊墜中抓出了一堆丹藥,不管是哪般丹藥,盡數吞沒。

    目光注視著周圍再次聚集的黑暗陣營修行者,也知道自己已是強弩之末。

    可,如何甘心?

    怎么甘心?

    奮戰到現在,難道要自己就這么舍棄身后之人,狼狽退場?

    “我可是很怕死”

    王升猛吸了一口氣,感覺到藥力在體內化開,又給了他一絲絲法力。

    而后,王升拿出了一張張符箓,金剛符加持防護,猿跳符、神行符、飛行符

    你已經盡力了,別太勉強自身。

    “我還有劍法,”王升想握緊無靈劍,但右手卻有些顫抖,這是他元嬰出去硬拼的后遺癥,需要一定時間恢復。

    但他還是拄著長劍,有些費力的站了起來,身形前后搖搖晃晃,無靈劍勉強平舉

    目光掃過前方,那些本來要沖過來的黑暗陣營修行者盡皆后退

    “殺了他!

    葛麗娜下了個冷硬的命令,她又緩緩站了起來,渾身上下絲毫沒有任何傷勢,但她的氣息已經被之前弱了兩成。

    血族恐怖的自愈能力,當真讓王升有點無語。

    沒有多余力氣去喊話,王升拼命吸納元氣,準備著最后一搏,手中無靈劍雖然在顫抖,但他的目光卻沒有絲毫抖動

    來。

    戰!

    這是他那雙眼神傳遞出去的意念,然而他目光掃過,那些黑暗陣營的高手再次后退。

    “王道長!你走吧!”

    一聲呼喊,在大陣邊緣,有個白發蒼蒼、衣著體面的老人沖了出來,直接站在王升身前。

    緊接著,有四男一女沖出了大陣邊緣,攔在了王升面前。

    王升皺眉,卻只能仰頭一嘆,眼角有些發澀

    第七個,第八個,第九個

    一排人質站了出來,擁簇在了王升周圍,擋在了王升身前。

    有孩子想沖出來被人拉住,有更多人朝著前方涌動,一步步走出了大陣,目光帶著堅決,帶著害怕,帶著恐懼,帶著憤怒!

    “王道長,你快走吧,我們攔著他們一陣,”有個十四五歲的小姑娘帶著哭腔,站在王升身后喊著,“謝謝你來救我們你快走吧,你一個人打不過他們這么多!”

    “走吧王道長!”

    “走!能活一個是一個!老子剛好投胎去拜師學法術,弄死這些混蛋!”

    “王道長”

    “王道長!”

    王升緊緊攥著左拳,他想要沖出去,但無靈劍涌出一股靈光,將他全身包裹

    “夠了”

    伽莉娜突然一聲怒吼,手中凝出一顆血色的能量球,目光之中帶著濃濃的怒火,對著王升砸了過來!

    王升想要奮力一躍,但無靈劍卻發力將王升向下拉扯,而王升身前的那個老人轉身撲向王升,要用自己毫無修為的身軀,去抵擋血族女王的攻勢

    法力!

    元嬰!

    劍意!

    瑤云!瑤云!

    王升瞠目欲裂,心底不斷怒吼,但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顆絕望之球不斷逼近

    他腳下已經出現了一道淺淺的法陣,那是瑤云最后的靈力,能將王升直接送回大華國國內。

    王升緩緩閉上雙眼,心底泛起的無力感,灼痛了他的道心

    你已經盡力了,幵戚p聲說著,陣法即將啟動,王升的雙眼無力的閉合,周圍有不少人都朝著這邊撲來,想要用血肉之軀護住王升,盡管他們根本來不及

    王升不敢去看這些人的面孔,但他知道,自己這一生都將記住他們,記住自己此刻的無力。

    去變強,去變得足夠強,能去守護自己要去守護的一切!

    “抱歉”

    眼皮即將閉合前,王升突然看到了點什么,看到了

    一抹不知從何而來的灰氣,將那顆飛來的血球直接裹住,拽向了天空!

    空中像是有一顆星辰輕輕閃爍了下,王升只感覺自己被人拉住了胳膊,腳下的陣法突然消失,周圍撲過來的凡人詭異的陷入了靜止!

    一只宛若白玉雕琢而成的纖手伸來,在他臉上輕輕滑過,又像是觸電一般縮了回去。

    而王升也聽到了那聲帶著嘆息的熟悉嗓音。

    “沒事了!

    王升錯愕地扭過頭,看到了那張熟悉的面孔,也看到了那頭被盤起的白發。

    他心弦一松,整個人軟倒了下去,一直在強撐的元嬰近乎完全失去光澤,氣海歸于沉寂,天府黯然無光。

    而扶助王升的來人,將王升順勢放下,讓他能夠盤腿而坐纖手朝著一旁撥弄了下,周圍擁擠的凡人盡皆向后推開,坐在了陣壁邊緣。

    他們像是被施了定身法,齊齊懵逼的看著這個明明外貌很年輕,卻給人一種老態龍鐘之感的

    仙人。

    一縷縷仙光在王升肩頭匯聚,小小的仙子再次出現,但仙子的臉蛋上滿是冰冷。

    孟婆,不要放走一個。

    “遵殿下旨意,”孟婆恭聲應著,左手虛握,一只木拐杖出現在手中。

    轉過身去,目光注視著那位滿臉忌憚的血族女王,孟婆平靜的面容上露出了少許怒意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拐杖輕輕頓在地上,拐杖末端有微弱的灰色光芒閃爍只是轉眼,方圓十公里之地化作了一座巨大的陣盤!

    這些境外邪修完全沒來得及反應,一股股灰氣在陣盤外圍沖天而起,轉眼將天空充滿,在四面八方構起了厚厚的灰色屏障!

    “爾等蠻夷,不服教化,殘害生靈,欺我天庭,辱及我天庭公主殿下,罪責當灰飛煙滅!”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又是一聲輕響,在孟婆身側,一股股灰氣從大地中沖出,凝成了一面巨大的門戶。

    而后,灰氣消退,一座石牌坊立在那,其上掛著牌匾,上寫鬼門關三字。

    一時間,黑暗陣營諸多強者如臨大敵,不少人都看懵了,此時都是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只有伽莉娜眉頭緊皺,因為她能直觀感受到這個突然出現的仙人,實力到底有多強。

    她如果直接出手,己方所有人都會被瞬間橫掃。

    孟婆已經走到了鬼門關之前,手中拐杖再次提起,緩聲道:“然,本仙職責所在,不得犯殺生之事,今請現世諸位修行之士前來,與爾等做個了斷!”

    言罷,拐杖落下,她背后的鬼門關光芒大作,像是有一扇五行的大門被人推開。

    三道纖影最先沖了出來,最先兩人都是天地間難尋的女子,后面被一團法力包裹的,則是稚氣未脫的少女。

    她們朝著周圍打量了幾眼,直接沖向了王升所在的位置,都帶著幾分急色。

    自然就是牧綰萱,兮蓮,王小妙

    兮蓮要帶著王小妙,反倒是師姐最快沖到王升身旁,小手立刻抵在王升背上。

    師姐那心急如焚的模樣,稍微探查王升體內,幾乎快失聲哭出來。

    “小非語!你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老哥!老哥你沒事吧!”

    “沒咳!”王升虛弱的咳嗽了聲。

    師姐已經發現王升內傷不重,但自身狀況十分糟糕,立刻停止為他注入陽屬性法力。

    此時他必須靜養慢慢恢復,不能操之過急。

    而后,師姐就這么跪坐在他身旁,捂住他被洞穿的左肩,扭頭看向了側旁那群被孟婆嚇住的境外邪修。

    “小妙,”牧綰萱低聲道了句,將王升小心翼翼的推到了王小妙懷中,緩緩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她雙目瞳孔之中,出現了兩只小小的陰陽太極圖,自身氣息不斷上揚,目光之中的怒火幾乎能點燃此地的元氣!

    兮蓮面容陰沉地打量著各處,隨后與牧綰萱并肩而站

    大姐反倒是拉住了牧綰萱,讓她不要沖在最前,額前一縷銀白色的長發化作了血紅。

    “你們這些外國的修行者,真的是自己找死呢!

    兮蓮笑容頗為嫵媚,她向前邁出半步,一股可怖的氣勢在她身上涌出,一雙妙目鎖定在了伽莉娜身上。

    伽莉娜緊緊皺眉,懸浮在半空的她如臨大敵,已經在想如何退走

    但兮蓮身形突然一閃,原地留下幾道殘影,直接出現在伽莉娜面前,身體前傾,那只小拳頭毫無花哨的前砸。

    伽莉娜的騎士長劍只是勉強豎起,勉強擋住兮蓮的拳鋒,但自身卻被打的直接倒飛了出去!

    速度?

    力量?

    “欺負了我家小非語,姐姐我今天撕了你喲!

    兮蓮瞇眼笑著,聲音竟還帶著幾分嫵媚。

    她直接無視腳下那些一臉驚慌失措的邪修,好整以暇的向前邁出兩步,身形再次消失不見,在遠處帶出一聲音爆,直接出現在了血族女王面前!

    與此同時,牧綰萱雙手已經連連結印。

    陰陽二氣浩元陣施展開來,將周遭千米范圍覆蓋,給鬼門關已經走出的那數十道身影附上陰陽二氣,隨后一言不發沖向前方之敵。

    此刻,踏出鬼門關的道長已有六十多人,白發蒼蒼的老道有十數位,最前方四人同時飄入空中。

    龍虎山老天師雙袖鼓蕩,無數符箓飛出,竟有遮天蔽日之象!

    劍宗清龍道人身周環繞六把飛劍,似是隨手一點,六把飛劍破空而去,竟在半空引發一陣劍光風暴!

    又有一位老道抓著桃木劍臨空畫符,孟婆仙人布置下的大陣中轉眼烏云密布,萬雷蓄勢待發!

    而在他們身側,此時就宛若一顆旭日的青言子攥緊雙拳,雙目之中的怒火,似乎能將此地盡數焚毀!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青言子一聲大喝,顯然已經怒急!

    下方已走出鬼門關的六十多位道長齊齊出手,宛若天女散花,各自破空而起!

    元氣滾滾而來,浩瀚法力奔涌,數百道法臨空!

    老天師手掌下壓,空中萬千符箓在空中化作一道道利箭、冰棱,頃刻間萬箭齊發!

    而那位老道將桃木劍輕輕一震,千百道奔雷落下,雷霆之光,照亮了下方那些惶惶不知所措的境外邪修慘白的面孔

    “反擊”

    火焰君主大吼一聲,身周火焰暴漲,要給己方提振士氣。

    然而,他身周的火焰突然扭曲,兩股截然相反的力量突然出現在腳下措手不及之余,火焰君主這魁梧的身軀后仰,被這兩股力道直接拉入半空!

    正前方的牧綰萱身形一躍而起,左手張開,將一張飛速旋轉地陰陽太極圖前推,直接砸向這人額頭!

    火焰君主怒吼一聲,身周火光暴漲,一拳對著太極圖砸來,作勢要將牧綰萱這個力量明顯比他低一個層次的修士擊斃

    然而,被拽到半空中的火焰君主,根本不知道自己所面對的是什么敵人。

    他剛剛爆發,數十把飛劍就從各處呼嘯而來,七八道落雷當頭劈下,更有幾件能脫手砸人的法器拖拽著霞光,對著這壯漢的身軀各處砸來

    非語此時已身受重傷,各家道長如何能讓不語再被惡敵所傷?

    清龍道長更是親自御劍沖來,劍指對這火焰君主一點

    二劍追風去,三劍斷滄瀾!

【精彩東方文學 wap.zgchengxinbao.com.cn】 提供武動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節首發,txt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歡迎注冊收藏。
百度風云榜小說:劍來 鄉村艷婦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龍王傳說 太古神王 誘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;ǖ馁N身高手 真武世界 劍王朝
Copyright © 2002-2018 wap.zgchengxinbao.com.cn 精彩東方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.
小說手打文字版來自網絡收集,喜歡本書請加入書架,方便閱讀。
银河娱乐备用网站 民和| 信丰县| 台北市| 绍兴市| 开化县| 监利县| 芷江| 永城市| 湄潭县| 苏尼特左旗| 开封县| 镇原县| 日土县| 天全县| 白山市| 新沂市| 芜湖市| 咸丰县| 伊宁市| 裕民县| 崇阳县| 民县| 离岛区| 东兰县| 冕宁县| 海伦市| 浦北县| 永和县| 栾川县| 香格里拉县| 和平县| 林西县| 自治县| 洛扎县| 柳江县| 凤台县| 马边| 元谋县| 上蔡县| 庐江县| 中牟县| 元谋县| 顺义区| 阳泉市| 虎林市| 丽水市| 定州市| 中西区| 乌兰浩特市| 慈利县| 青浦区| 罗江县| 电白县| 舞阳县| 武冈市| 苍山县| 十堰市| 鄂托克前旗| 额济纳旗| 慈溪市| 宣武区| 平利县| 永定县| 苍溪县| 江阴市| 中阳县| 呼图壁县| 祁连县| 洛川县| 沁阳市| 汕尾市| 二手房| 察哈| 阳原县| 虎林市| 焦作市| 闸北区| 大同县| 沙田区| 萨嘎县| 广州市| 万全县| 洛隆县| 安达市| 乌拉特中旗| 康马县| 沾化县| 通山县| 麻栗坡县| 朝阳市| 泾川县| 和平区| 江华| 克东县| 烟台市| 大丰市| 成武县| 兴宁市| 色达县| 左贡县| 普洱| 包头市| 宁海县| 靖安县| 龙里县| 黔东| 务川| 丰顺县| 达日县| 永丰县| 南和县| 昭苏县| 通化县| 建德市| 靖安县| 利津县| 乌海市| 福建省| 花莲市| 微山县| 湟源县| 达拉特旗| 金川县| 鲜城| 惠东县| 恭城| 中超| 自治县| 沐川县| 电白县| 同德县| 扎鲁特旗| 柯坪县| 彭泽县| 丰台区| 宕昌县| 临洮县|